Google+ Followers

2008年5月11日 星期日

閱讀燦爛千陽-2


十四歲萊拉出身於中產家庭,萊拉父親原是高中老師,在政變後被共產黨開除,現在喀布爾的麵包工廠工作,萊拉除了學校的教育外在家中父親也幫她加強課業。

萊拉是個出色的女孩,她的好友吉娣、哈西娜還預言將來可以在頭版新聞上看見萊拉的照片。萊拉有倆個哥哥在戰爭中為國捐軀了,萊拉開朗的母親因而抑鬱。塔力格是萊拉青梅竹馬的好友,在五歲時誤踩地雷而失去一條腿,萊拉和塔力格常在街上嘻戲。喀布爾戰亂越來越烈,每天不時有人傷亡,塔力格全家決定逃離喀布爾。在塔力格離開喀布爾前萊拉和他初嚐禁果。
萊拉要把這一切深深的銘刻在記憶裡,但對他們的大膽與勇氣難以置信,此時萊拉想像自己父母對她所犯下的罪行一無所知,羞恥之心油然而生,還有罪惡感,。時鐘的滴答聲在她的耳朵裡也成了巨響,好像法官的法槌一敲再敲,判了她的罪般。沒有塔力格的日子萊拉非常難受,她也央求父母離開這烽火連連的地方,或許離開可以找到塔力格,但她的父母直到她的好友吉娣在火箭彈誤射下犧牲了才答應離開喀布爾。命運捉弄人,在萊拉舉家要離開喀布爾時,萊拉的家被砲火夷為平地,她的父母也因此喪生了。
當萊拉醒來時是在拉席德和瑪莉安的家裡, 是拉席德在瓦礫將她救起的,萊拉也因些喪失右耳的聽力。約莫塔力格離開一個月後,一名陌生男子來到拉席德家找萊拉,帶來塔力格己經死亡的消息,萊拉痛不欲生。拉席德對萊拉表示遺憾,竟發生這種事。
多年來拉席德和瑪黎安吃飯總是埋頭吃飯,不說半句話,他的沉默是一種讉責,然後以喊著要水要麵包的命令來打破沉默。但現在他用湯匙吃飯,用餐巾擦嘴,要喝水時會說「請」,還神采奕奕的聊天。
拉席德從救起萊拉那天後就沒動手打過瑪黎安,瑪黎安頓時領悟,拉席德的惺惺作態是要討萊拉歡心,瑪黎安陡然一驚,腦袋像挨上一記重擊,因為她了解她所目睹的是求愛。拉席德對瑪黎安說要讓眼前的情勢合法化,他要娶萊拉。
在那陌男子未來訪前,萊拉曾下定決心要離開,但是她現在怎能離開呢?她和塔力格的小生命正在她體內孕育著。
萊拉幫女兒取名叫:艾吉莎,是寶貝的意思。而拉席德總是叫她那個小孩,生氣時就叫她那個東西。萊拉未能生兒子早在拉席德面前失寵了。瑪莉安和萊拉原本水火不容,艾吉莎拉近她們彼此的距離。
在一次被拉席德拳腳相像後,她們更是相依相伴,萊拉也對瑪黎安說出艾吉莎的身世。萊拉也確定拉席德己經知情,萊拉每天當拉席德睡覺時從他的皮夾偷錢。她己有了足夠的車資可以離開這裡。在車站她和瑪黎安找到一個認為可靠的男人幫他們,但那人出賣她們。被送回的兩人換來的是挨打。
兩年半後塔利班來到喀布爾,也立了殘酷的新法律,不能唱歌看電視電影,連養鸚鵡也不行,對女人的限制就更多了,不能化粧戴珠寶,在公開場合發出笑聲都要受鞭打其他的就更不用說了。塔利班當政後,不時傳出有人被砍手、鞭打、絞刑和斬首。拉席德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是可蘭經的聖訓。拉席德告訴萊拉,艾吉莎眼睛的顏色和他們都不一樣,拉席德還說了些話來警告萊拉。
不久之後萊拉懷了拉席德的兒子薩瑪伊。拉席德對薩瑪伊非常寵愛。一連三年的乾旱,更糟的是拉席德的店慘遭祝融。隔年春天萊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艾吉莎送到孤兒院,並允諾會常去看她。
在薩瑪伊的大叫聲中,萊拉看見屋前有個男人靠在門口。他一跛一跛的走進來。萊拉不敢動不敢呼吸,深怕這個身影會如幻象消失。等她確認後萊拉奔向塔力格。
瑪黎安帶開薩瑪伊,告訴他,那是和萊拉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這時瑪黎安恍然大悟,她和拉席德到飯店打電話給嘉里爾時,為什麼那個門僮那麼眼熟,原來是九年前和拉席德編造出塔力格己死的故事,來粉碎萊拉希望的人。萊拉和塔力格訴說著這些年來所發生的事。塔力格吃了不少苦頭,現在在一個叫穆里地方的小旅館工作。萊拉也告他為什麼會嫁給拉席德,因為她有了艾吉莎。
那天晚上薩瑪伊告訴拉席德,媽咪有新朋友,一個男的。拉席德宛如得知手下將叛變的船長,正在思索下一步該採取什麼行動。拉席德叫薩瑪伊上樓,他現在察覺到,他打小報告惹來了嚴重的後果。
拉席德揚起皮帶向萊拉揮去,瑪黎安跟本無法攔住他。瑪黎安數不清皮帶揮打了多少下,數不清對拉席德的哀求,但最後她看見手指抓向拉席德的臉,扯著他的頭髮,而她驚訝又高興的發現,那竟是她自己的手指。她一直逆來順受,她問自己,她到底做了什麼傷害這個男人的事,讓他可以這樣恣意虐待她,不時毆打她,享受著折磨她的滋味。
難道他生病時她沒有照顧他飯給吃嗎?難道她沒有把青春奉獻給這個男人嗎?難道她就該忍受他的卑鄙刻薄?拉席德朝她走過來,皮帶落地的聲音意味著,有些工作靠赤手空拳來完成。但是就在這時候瑪黎安看見萊拉在他背後,從地上撿起一個東西,朝他臉上一砸,血從拉席德臉上的傷口流出來。拉席德轉身和萊拉互相扭打,最後拉席德壓在萊拉身上,雙手扼住她的脖子。瑪黎安知道他不打算鬆手,他想要勒死她,而她們無計可施。
瑪黎安到工具間抓起一把鏟子。萊拉臉色發青,翻著白眼,不再掙扎。

這二十七年的婚姻他從她身上奪走太多東西了。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也把萊拉奪走。瑪黎安舉起鐵鏟,喊他的名字,她要他看她。他露出惡毒的獰笑,瑪黎安頓時明白,如果她不做個了結,她倆都難逃喪命的厄運。
就在這一刻,她突然想到,這是她一生第一次決定自己的人生道路。於是瑪黎安揮下鐵鏟。這一次,她付出了一切。
瑪黎安要萊拉和兩個孩子,還有塔力格一起離開,到一個沒有人找得到他們,一個可以埋葬過往,安定生活的地方。和瑪黎安同牢房的女人,都不是犯下什麼大罪,大都是因逃家這種稀鬆平常的罪入獄的,因此瑪黎安在獄中頗有名氣,儼然成為某種名流。那裡的女人很崇拜她,娜格瑪尤其是,瑪黎安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娜格瑪的父親把她許配給一個大她三十歲的裁縫。她愛上一位穆拉(可蘭經教師)的兒子,他們打算私奔,但還沒離開喀布爾就被抓回來。穆拉的兒子挨了一頓鞭打,於是反悔說是娜格瑪勾引他。他說,娜格瑪對他施咒。他保證以後會重新鑽研可蘭經。穆拉的兒子獲釋,娜格瑪被判刑五年。聽娜格瑪訴說她的遭遇,瑪黎安想起娜娜曾對她說:就像指南針的針永遠指向北方,男人問罪的手指找到的永遠是女人,永遠都是。
瑪黎安在牢裡呆了十天後離開世界。萊拉和塔力格一起到穆里,來到穆里當天他們就結婚。婚禮過後幾天,萊拉把塔力格的事告訴艾吉莎。來到穆里過著安定幸福的生活,但一年後萊拉發現自己思念成長的城市。萊拉告塔力格,經過那麼多事那麼多改變,她想做一些事,有點貢獻。塔力格答應了。回喀布爾前,萊拉去找瑪黎安的可蘭經老師,由他兒子哈薩姆陪她到瑪黎安生活了十五年的小屋。
哈薩姆交給萊拉一個鍚盒,那是瑪黎安的父親嘉里爾過世前交給哈薩姆的父親要給瑪黎安的,瑪黎安一直沒來。那盒子裡有三樣東西:一個信封、一個牛皮紙袋、還有一卷錄影帶。萊拉摸不著頭緒,看著螢幕播放迪士尼的《木偶奇遇記》。瑪黎安未能在生日時在嘉里爾的戲院看這部卡通,嘉里爾雖然想要彌補,但如今人事己非,另人噓唏。萊拉哭著告訴塔力格,信的內容並牛皮紙袋裡的錢。
萊拉回到喀布爾和塔力格重新整建孤兒院,並在這裡擔任教師。喀布爾「新聞報」報導了孤兒院重新整建的消息,也登了照片,萊拉看到後想童年好友吉娣和哈西娜,哈西娜曾說她會成為名人,會在頭版上看到萊拉的照片,雖然不是登在頭版,但還是上報了。
 萊拉並不知道瑪黎安葬在那裡,但瑪黎安就在她自己的心裡,宛如燦爛千陽般光芒萬丈。萊拉把懷孕的事告訴塔力格和孩子,每天晚上他們都在討論孩子的名字,但他們只有討論男孩子的,因為,如果是個女孩,萊拉己經想好名字了。塔利班這個名字都是在電視新聞看到了,也覺得他們是好戰的民族,經作者筆下描述才了解阿富汗人民的生活,在戰亂和專制的宗法制度下生活,人民是何等的苦,女性在這社會又是受到多麼不平的待遇。
書中兩個女人展現的生命力和韌性令人讚嘆,雖說女人大都有很強的韌性,尤其是當了母親以後,母親總是會為了子女犧牲奉獻。
不過真的很難相信,有人能承受那麼多的苦,那生活簡直是人間煉獄。如果是我,可能早己咬舌自盡了,那還有勇氣活下去。看完這本書後,我另有一個疑問,他們的真主真的要他們過這樣的生活嗎?

8 則留言:

  1. 幸好莎賓娜不是萊拉^_^

    版主回覆:(05/15/2008 03:57:13 PM)


    呵...
    是啊~
    我沒那麼堅強,
    但我可能是瑪黎安.

    回覆刪除
  2. 瑪黎安結束了悲慘的一生,也未能知道父親對他的補償<木偶奇遇記>有點遺憾。

    幸好萊拉與塔力格從新團聚,重整孤兒院,萊拉如果生的是女孩我也知道他會給女孩取甚麼名字

    爬了一趟黃山,把我累癱了,最可惜的是相片拍得不理想

    版主回覆:(05/19/2008 03:07:38 AM)


    瑪黎安最做的很感人~

    不管啦~
    我要看照片,
    要看您的分享.

    回覆刪除
  3. 瑪黎安會被揍而且還得忍受老公愛別的女人ㄟ~
    不是吧@@

    版主回覆:(05/19/2008 03:23:54 PM)


    被揍後就找機會把他宰了,
    那還有機會讓他有別的女人,
    瑪黎安忍太久了~

    社會制度價值觀不同,
    很難說會怎麼做?

    回覆刪除
  4. 還好我們不是生在那邊
    相形之下..我們幸福多ㄌ

    版主回覆:(05/20/2008 12:54:23 PM)


    是啊~
    我們真幸福!

    回覆刪除
  5. 可是那篇〔天崩地裂〕是心性測試篇ㄟ~
    藏龍透過誰有留言來判斷訪客的愛心度
    與藏龍的共鳴感的^_^
    再放兩天就好~
    莎賓娜可以欣賞以前沒看的詩呀!
    早安~願順心^_^

    版主回覆:(05/21/2008 12:39:07 AM)


    那我跟藏龍有沒有共鳴感呢?

    回覆刪除
  6. 相信作者寫出這故事
    八九不離十就是真實的阿富汗回教世界
    在那令人難以瞭解的回教制度之下
    女人們的地位待遇真是可悲不值
    類似萊拉這苦命的女人
    一定仍然存在現實世界某個陰暗角落當中
    真的慶幸生活在此時此地的我們
    尤其是女人們
    真是比她們幸福多了

    版主回覆:(05/21/2008 03:35:32 AM)


    作者是回喀布爾接觸到當地婦女,
    才以這樣的題材寫這篇小說的.

    回覆刪除
  7. 看了她們的處境
    其實很像台灣以前的女性
    不受重視甚至受到歧視
    但是我發覺越是在困境成長的人
    越是韌性越強,但也慶幸自己活在
    一個女性抬頭的年代裡~

    版主回覆:(05/21/2008 07:57:47 AM)


    呵...
    Sonia的生活另人羨慕~

    佩服她們的韌性堅強,
    但希望自己幸福點,
    我不想那麼有韌性~

    回覆刪除
  8. 比較之下生活在台灣的女性幸福ㄟ

    回覆刪除